首页> 航空资讯> 正文

温州投资者投入千万元打造私人“小飞机场”

来源:嘉寅资讯网
  
曝光台 注意防骗

温州投资者投入千万元打造私人“小飞机场”

图1:“沙头小机场”的直升机机库。摄影:金鱼

去年底,《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出台,预示着低空航飞领域解禁在即。随之而来的是我市投资者开始投入千万元打造私人“小机场”,而玩飞机的发烧友也常常私自驾机上天兜风,屡屡“黑飞”。对于私人飞机,温州人投入了极大的关注目光。

千万元打造“沙头小机场”

  沿国道往丽水方向走,途经鹿城区临江镇沙头村,在靠近瓯江的100多米海岸线上,新建了一溜码头,旁边停着10多艘游艇。这个称为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俱乐部码头的建筑,其房顶赫然写着“沙头小机场”。

  据了解,这个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区域,其实是一处在建的直升机起降点和游艇停靠码头,它的主人管洪胜和朱松斌,前者为温州翔怡贸易有限公司总裁,后者为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会长。走进“沙头小机场”,里面停着两架直升机,这里就是温州老板玩飞机的大本营。

  据朱松斌介绍,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拥有会员100多名,多年前该协会及俱乐部以145万元价格圈下了这片地,目前总投资已近千万元,码头的建设已经发改、土地、规划等部门审批,但水利部门的审批还在进行中。朱松斌认为,游艇码头不但拉动了当地旅游产业,他们还可以为救灾应急提供免费服务。

  如今,“沙头小机场”也吸引了一批婚纱摄影师和时尚人士的关注。据了解,已有温州摄影单位欲出高价把此地作为婚纱摄影基地。

朱松斌的“黑飞”生涯

  据了解,目前“沙头小机场”的身份还未得到审批确认。据民用航空温州空中交通管理站相关人士介绍,温州合法的停机坪只在永强机场。

  由于没有合法的起飞点,朱松斌选择了“黑飞”。“我曾经向永强机场申报,让新买的飞机从上海直飞永强机场,但答复要经民航局审批,最后只好把飞机拆了托运过来。”

  去年3月1日,朱松斌就驾一架两座罗特威Exec162F型直升机,在市区杨府山上空飞行了20余分钟,最终被中国民用航空浙江安全监督管理局(简称“浙江监管局”)行政处罚2万元。说起这事件,朱松斌很无奈:私人飞行流程非常复杂,我又没有合法的起降点,只能挨罚。

  这种“黑飞”行为遭到温州鹏之翼私人飞行俱乐部相关人士的严厉批评,这个以“倡导航空安全飞行,实现私人飞行梦想”的公益组织,其发起成员多为温州空管站人员。今年5月6日,温州鹏之翼私人飞行俱乐部联谊沙龙举行聚会,当时在座的除了飞行发烧友外,还有雷达、气象、空管、飞行器修理、律师等各类专业人士。

  当天晚上,相关人士证实,朱松斌是浙江“黑飞”被处罚的第一人。除他外,乐清许伟杰也因多次“黑飞”被处罚,去年4月23日,许伟杰、王乐喜驾蜂鸟260L型直升机在乐清市坝头村上空中飞行,被行政处罚罚款2.9万元。

  图2:“沙头小机场”内停放的直升机。

私人“飞天”春天来临?

  管洪胜是温州少数几个拥有多驾直升机的富商,他现在正尝试卖飞机。在接受记者采访当天,来自平阳郑楼的温州市三方有限公司邵姓老板正向他咨询买飞机事宜。

  管洪胜认为,玩私人飞机在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谁走在前面,谁就赢得先机,包括销售、维护、培训、零部件等均充满了商机,一旦低空正式开放,这个产业可以迅速做大。

  管洪胜等人在两年前就已经在美国下单订购了10架ICON-A5型号的水上直升机,但因为技术输入壁垒等原因,到现在还没进口到国内。此外,他已经和多家国外私人飞机制造商洽谈中国代理权,管洪胜自称已拿下美国ICON-A5型飞机的代理权,而德国COMCOIKAPUS公司的代理权也正在洽谈中。

  到目前为止,温州到底有多少架私人飞机,尚没有统计数据,但据朱松斌称,有飞行驾照的近10人,还有10余人在学习飞行驾照过程中,而一般费用约25万元,花费时间约4个月。据介绍,我国每年新增的小蜜蜂飞机约200架,但不知道到了谁的手里,这对航空飞行安全管理敲了警钟。而相关人士估计,到明年,我国各类通用航空飞机需求在1万架以上,按单价300万元,产业拉动比1:10估算,上下游产业将带动超万亿的市场规模及黄金10年的产业链发展。

  据业内人士称,随着《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出台,私人飞机畅游蓝天应该为时不远。


注册网易企业邮箱 www.qiye163.com
嘉寅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