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正文

盒马“标签门”背后:狂奔与精细化管理的悖论

来源:嘉寅资讯网
  

  盒马“标签门”事件仍备受争议。

  11月21日上午,针对盒马胡萝卜“翻包”一事,上海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侯毅发布致歉信,表示“盒马上海区总经理负有管理责任,今天就地免职。”同时,“已经开始在所有门店开展自查,今后任何人做出有违客户第一的行为,将执行最严厉处罚。”

  但作为新零售样板,不管在经营模式还是门店扩张,盒马仍处在“狂奔”状态。而从“绑蟹腿”事件到“招聘歧视”,再到近日的“标签门”事件,盒马又一次被曝出负面消息,不得不让人对其管理的精细化程度产生质疑。

  零售专家胡春才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能够在快速扩张模式下,保持相对稳定,盒马的管理能力是值得肯定的。但在模式复制过程中,无论是企业文化、员工培训、店铺经营,盒马所承受的压力也是极大的,这给其带来了很大考验。

  染“翻包”顽疾

  经过数天发酵后,11月21日,盒马CEO侯毅针对“标签门”事件发布了致歉信,正如此前盒马官方所回应的“由管理团队承担责任”,侯毅宣布免去盒马上海区总经理的职务,同时表示,已经开始在所有门店开展自查,进一步完善操作标准。此外,还将招募消费者担任盒马的服务监察员,遇到问题与CEO团队直接沟通。

  同时,根据《新京报》报道,静安区市场监管局拟按照《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第64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进行处罚,即已有规定的,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执行;法律、法规未作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并按照违法情节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标签门”事件源于11月15日,有消费者在盒马上海地区大宁店挑选商品时,看见一旁工作人员正在更换崇明胡萝卜外包装的日期标签,而新标签日期与原有不一致。以“11月15日”替换了9日、10日和11日的标签,消费者随即进行了举报。11月16日,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到店进行现场检查,该店负责人承认了店员的违规操作。据查,涉事胡萝卜累计销售107盒,库存剩余73盒。

  多年从事生鲜一线工作的刘建宏告诉记者,对于更换产品标签、包装等行为,他们俗称“翻包”。

  他对记者表示,类似胡萝卜的蔬果商品的外包装上是没有保质期的,只有包装日期。按照正规流程来说,有的超市规定胡萝卜只有3天的销售时间,一般第三天晚上与第四天早晨就会出清、甩卖,再有剩下的产品,就要全部处理掉,算作损耗。“但一般处理掉的都是发软、坏掉的产品,表皮没有什么问题的再换个包装继续卖是常态。”刘建宏说。

  “这样的事情基本上每家超市都在做,门店对此睁只眼闭只眼。但企业管理层会进行稽查,发现了就会处以大额罚款。”刘建宏表示。

  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操作行为,北京某超市管理人员马超(化名)告诉记者,在超市的业绩考核中,生鲜部门是以毛利多少为标准的,损耗得多,整体毛利自然就降低。更何况像胡萝卜这种价格便宜、毛利低的蔬果产品,如果大批量进行损耗处理,直接影响部门的盈利,影响品类采购人员月度考核指标的完成和生鲜部门任务的完成。这也是部分管理人员“睁只眼闭只眼”的原因。

  同时刘建宏对记者表示,许多商超对这种行为都有内部稽核系统,换标签都要闭店以后躲避监控,同时换完要把原包装完全销毁,否则被稽核人员发现是要罚款的。“像盒马这样当着消费者面换标签的第一次见。”

  上海森潘企业管理咨询专家黄静告诉记者,对卖场来说,是特别看重损耗的,盒马换标签是将损耗风险转嫁给消费者的行为。而员工换标签的行为,是受管理层看重毛利、控制损耗的目标潜移默化影响的。

  黄静认为,虽然盒马披着新零售的新衣,但是传统零售企业存在的哪些经营问题,盒马还是会遇到。“零售业其实不必讲求新旧之分,互联网企业对零售企业进行革新,只是对经营效率、管理效能的革新,但并没有改变传统零售的本质,做的依然是传统零售的业务内容。”
垃圾车厂家 q13997890377.51sole.com

嘉寅资讯网